我依舊渴望騫翮遠翥

核心提示: 鳥,從雲中飛過 我原以為,是鳥壟斷了天空 但天空不是鳥的歸屬 自由無羈的鳥啊 構成了亮光閃閃的天際線 ——除了循規蹈矩的麻雀 蒼鷹,從最高的天空俯衝下來 小兔子,小羊羔 甚至一條麻痹大意的蛇 均可成為饕餮之物 而戴勝、斑鳩、褐頭鷦鶯 以及黑臉噪鶥、紅耳鵯、黃腰柳鶯 只專注於草叢中的小蟲 風吹草動 一隻螞蚱、一羣螞蟻 甚至一條曬日光浴的蚯蚓 均可成為一隻鳥的菜 烏鶇與伯勞也不例外 我羨慕一隻鳥 嫉妒一羣鳥 打開《詩經》 “關關雎鳩” 最初的愛啊

微信圖片_20210709161930

 

我依舊渴望騫翮遠翥

 

鳥,從雲中飛過

我原以為,是鳥壟斷了天空

但天空不是鳥的歸屬

自由無羈的鳥啊

構成了亮光閃閃的天際線

——除了循規蹈矩的麻雀

 

蒼鷹,從最高的天空俯衝下來

小兔子,小羊羔

甚至一條麻痹大意的蛇

均可成為饕餮之物

而戴勝、斑鳩、褐頭鷦鶯

以及黑臉噪鶥、紅耳鵯、黃腰柳鶯

 

只專注於草叢中的小蟲

風吹草動

一隻螞蚱、一羣螞蟻

甚至一條曬日光浴的蚯蚓

均可成為一隻鳥的菜

烏鶇與伯勞也不例外

 

我羨慕一隻鳥

嫉妒一羣鳥

打開《詩經》

“關關雎鳩”

最初的愛啊

……


(攝影/詩:吳再)